他是誰?——掃描吉安市抗洪搶險一線的群英形象
他是誰?他,是從醫院“逃”到洪災現場的干部,是蹚著齊腰深的洪水抱出未滿月嬰兒的消防員,是為了救援未能見到姐夫最后一面的藍天志愿者……他,是一名普通群眾......

8

①朱必文(左一)正在轉移被困群眾。 曾雙全攝

9

②6月6日,安福縣洲湖鎮躍進水庫溢洪渠被沖毀100余米,搶險現場,200余名基干民兵組成的應急隊正在加緊投放砂袋。經過5天4夜的奮戰,于6月11日上午成功排除險情,保護了當地百姓的生命財產安全。劉麗強攝

10

③6月10日,吉安縣梅塘鄉渡口村,一位正坐月子的媽媽兩個孩子被洪水圍困,其中包括一未滿月的嬰兒。消防員蹚著齊腰深的洪水,小心翼翼地將嬰兒抱出。肖方攝

11

④6月10日11時,江西預備役某師官兵在吉水縣文峰鎮井頭村緊急轉移被困群眾。圖為兩位官兵在受淹屋頂轉移一名未滿月的嬰兒。 尹姍攝

12

⑤永新縣干群在抗洪搶險。龍艷紅攝 

□本報記者范小勇/文

他是誰?他,是從醫院“逃”到洪災現場的干部,是蹚著齊腰深的洪水抱出未滿月嬰兒的消防員,是為了救援未能見到姐夫最后一面的藍天志愿者……他,是一名普通群眾,又是抗洪一線的英雄。是他們在無情的洪水面前奮勇撐起一片有情的天空。他們的大愛灑滿廬陵大地,為共繪新時代江南望郡金廬陵美好畫卷增添一抹抹厚重的色彩。

他,是為了抗洪搶險連軸轉的鎮長

“可以幫我拍張照嗎?我想發給我躺在醫院的妻子看看,好讓她放心。”6月9日下午,剛轉移完一戶被困群眾的峽江縣巴邱鎮鎮長朱必文一臉的疲倦。當時,記者正在拍攝巴邱鎮抗洪搶險的新聞鏡頭,抗洪干部提出的這個要求引起了記者的興趣。

原來,朱必文的家在吉安市區。6月7日,因為腎結石,他在醫院住了一個晚上。6月8日,因為防汛形勢緊張,他又回到鎮里值班,下到各村巡查水庫,到社區察看地質災害防范情況。原本定于兩天后的手術,也耽擱了下來。然而,當天下午,懷孕的妻子發動了,朱必文不得不向領導請假回到醫院陪護,當天晚上又是一夜未眠。6月9日早上6點許,他接到了鎮里的通知,因峽江水利樞紐加大泄洪量,巴邱城區洪水將較快上漲,防汛形式嚴峻。他毅然停止休假,趕赴巴邱。因為連續兩天晚上沒有睡好,過于疲勞,他不得不在高速服務站臨時休息十分鐘,鬧鐘一響又往巴邱趕路。

回到巴邱鎮的他,立即投入到防汛中,協調指揮全鎮人員物資轉移工作,巴邱鎮各項防汛工作也有條不紊地進行著。當朱必文將照片通過微信傳給妻子后,在病床上妻子立即給他發來視頻通話請求,他接通后告訴妻子:“你好好休息,我忙完這邊的事,就回來陪你。”便匆匆掛上電話,趕赴下一個安置點,臉上充滿愧疚:“沒辦法,這是我們的責任,哪里有險情,我們就得出現在哪里。”

他,是舍身救百姓的鎮長

“那天水漲得很快,一下就把我們困住了,是胡英鎮長找來那么多官兵把我們救出來,他自己卻最后一個離開,有這樣的鎮長我們水南人民有福了。”6月14日,談起當日村莊被洪水淹沒,吉水縣水南鎮水北村被困群眾楊桂鳳對鎮長胡英贊不絕口。

在水南鎮,胡英兩次舍身救百姓的英勇故事成為百姓口中津津樂道的美談。6月9日傍晚,來勢兇猛的洪水淹沒了水北村整個村莊,道路無法通行,正在水北村視察汛情的胡英被困在橋頭腐竹廠。當得知還有40多名群眾被困在趙家渡村時,胡英立即向縣防汛指揮部報告請求支援,同時調度鎮村干部立即開展自救。

“沖鋒舟來的時候,大家都要我先走,可我不能只想到自己的安危,把百姓留在危險當中。”胡英坦言,作為一名共產黨員,為黨和人民隨時犧牲一切是他的誓言更是他的初心。在胡英的調度下,救援官兵趕到趙家渡把受困群眾安全救回到了岸上,直到凌晨4點,胡英才最后一個脫離險境。隨后,他又馬不停蹄帶領幾個干部前往水南商貿街受災現場察看水情,徹夜未眠。

屋漏偏逢連夜雨。6月10日15時,水南鎮加油站因洪水導致罐區內護堤塌方,油罐上浮導致兩個容積為20噸和一個容積為30噸的汽油罐發生嚴重泄漏,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汽油味,隨時可能發生爆炸,情況十分危急。得知這一情況后,胡英火速趕到現場,緊急安排人員疏散周邊群眾,等待縣消防大隊支援。經過現場近10個小時的奮戰,三個罐體慢慢回正,截止到11日凌晨4時,救援才全部結束,沒有發生重大傷亡事故。

他,是奮勇堵漏的硬漢書記

由于受到洪水的襲擊,贛江水位提升,吉州區樟山鎮大量洪水倒灌到各個村莊,部分村莊和農田受淹。樟山鎮組織應急隊對一些出現泡泉、管涌現象進行堵塞,特別是安排多人在受災嚴重的村莊值守,樟山鎮瀘田村村支部書記宋彬就是其中的一員。

這天凌晨4點,突發大水,村里一片汪洋。宋彬巡邏發現,有一處決口。宋彬為了堵住那個漏水的洞口,扛起一個沙包就跑過去,可一不小心掉進了水里。決口處的水流速度非常快,沖擊力度也很大,在場的村干部們都嚇了一大跳,而宋彬卻鎮定自若,竭盡全力堵住決口,這讓在場的所有人為之敬佩。回憶起當時的情景,宋彬很淡定地說道:“我就想盡快用沙包把決口堵住,可是沒想到堵的時候一不小心掉下去了,我顧不了那么多,只想盡快堵住決口,保證村民的安全。”其實,為了搶險救災,轉移受困村民,從10日4點開始,宋彬已經連續工作了30余小時。

他,是視救援為使命的志愿者

“要救援,我來了”,這是藍天救援隊隊員常說的一句話。可是這回,藍天救援隊的周道明拿起電話卻含著淚水說了一句:“對不起,我來不了。”

周道明是吉安藍天救援隊骨干隊員之一。6月9日晚,在安福縣洲湖鎮救援的他,接到了家中病重的姐夫離世前最后一通電話。

“我怕熬不過今晚了。我放心不下我的兩個兒子。”“你的兒子就是我的兒子。先這樣,我還要出任務。”周道明掛了電話后,忍不住流下了眼淚。但他迅速擦干眼淚,繼續救援任務。

“周道明說,既然見不到最后一面,那不如留在這里,轉移更多受困群眾。”吉安藍天救援隊副隊長劉光華告訴記者。

9日當晚,周道明在安福縣洲湖鎮救援兩名被困老人時,由于河水湍急,巷道復雜,沖鋒舟無法駕駛,只能靠人力推行,在推行中劃傷了腳,但他強忍著劇痛把老人轉移到安全地帶。從7日下午至11日,在四天四夜的救援中,他只短暫休息了不到10個小時。

“我作為藍天救援隊水域組的隊員,又是主力,這個時候我必須上,不能退。”周道明眼中噙著淚說:“為了公益,我們隨時準備出隊,經常忙得顧不上老婆孩子,有時候感覺很對不起家人。”

他,是奮戰在抗洪搶險一線的基層干部

6月6日到6月9日,受連續強降雨影響,安福縣洲湖鎮塘邊村躍進水庫水位暴漲,導致水庫溢洪渠局部被洪水沖垮,而躍進水庫所處的位置就在該鎮塘邊村上游,部分村民住宅緊挨溢洪渠,由于水位的猛漲,緊挨著塘邊村的溢洪渠出現局部的垮塌,如果再不及時進行搶修加固,周邊18個自然村近3000名村民生命財產安全將會受到威脅,當時況非常危急。

災情當前,當地鎮政府第一時間趕赴現場進行搶險救援,縣人武部民兵連、消防救援大隊、水利局技術人員,以及全縣多個鄉鎮的救援隊伍也都馬不停蹄趕往現場共同對抗洪魔。200余人成立的應急隊伍不分晝夜、分秒必爭,持續工作了96個小時,功夫不負有心人,終于成功封堵決堤點,解除了周圍村莊存在的安全隱患。

他,是心系群眾安危的老黨員

“村里的自來水及時修好了沒?大伙都用上水了嗎?”6月11日上午,在永新縣人民醫院住院部35號床,左手小臂上著夾板、右手掛著點滴的賀龍來拽著來看望他的村干部急切地問。

受傷住院,還在操心村里災后重建的賀龍來今年63歲,是一位退役軍人,也是一名黨齡41年的老黨員。該縣龍田鄉西江村支部書記賀飛桂告訴記者:“賀龍來有股子一心為群眾辦事的傻勁,像極了《士兵突擊》里的許三多,真是值得我們學習。”

7日以來,永新連續強降雨,西江村自來水接入點的蓄水池被泥沙淤堵,4個村小組200余戶村民用不上自來水。賀龍來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9日清晨,外面還下著暴雨,賀龍來打算騎摩托車趕往山上的出水口察看情況。賀飛桂原想等雨勢小點再去,可是賀龍來一刻也等不及了。

兩人沿著山路抵達蓄水池處,看到淤泥堵塞,賀龍來二話不說就跳進了一米多深的蓄水池,開始清淤工作,一鍬一鍬的泥沙雜草被挖出。兩個池子都清理得差不多了,賀龍來站在池子邊查看周邊情況,不慎一腳踩空,滑落水池時左手小臂碰撞骨折。賀飛桂趕忙將其救起,攙扶送下山。

作為一名退役軍人,賀龍來經歷過對越自衛反擊戰,撩開衣服,可以清晰地看見彈片在背上留下的傷疤。在部隊里,他榮立過三等功、班級集體二等功。“跟犧牲生命的戰友們相比,這點小傷根本不算什么,只要鄉親的困難解決了,我吃點苦沒關系。”

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   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“井岡山報”、“吉安晚報”、“吉安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內容,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,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。已經許可轉載的,必須注明稿件來源“吉安新聞網”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“新華社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,本網已獲授權使用,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、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③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吉安新聞網)”的內容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電話:0796-2199795或0796-8259287
黑龙江p62开奖公告